大漠孤狼没有说假话,龚薇薇做的这道菜和楚依然不相上下,只是他有些好奇,楚依然是因为帮过饭店,所以学会了做这道菜,龚薇薇一个护士,又是怎么学会的?

他忍不住问:“你这道菜跟谁学的?”

“我爸爸,”龚薇薇回答:“我爸爸会做很多菜,我做的菜都是跟他学的。”

“你爸爸以前是厨师?”

“不是,因为我妈妈特别喜欢吃水煮肉片,我爸爸就专门去拜了一个师傅学习,顺便还学会了炒其他的菜,然后我又拜我爸爸为师,做的次数多了,我的技艺就炉火纯青了。”

大漠孤狼笑起来,说:“做得真的不错。”

龚薇薇说:“有的不喜欢吃水煮肉片,说太辣了,没想到你也喜欢吃,可见我们都是重口味的人。”

吃过午饭,龚薇薇说:“我洗衣服,你去上网吧。”

大漠孤狼不好意思地说:“我帮你。”

“不用,用洗衣机洗,没多少事,我需要帮忙就叫你,你去玩吧,如果不想上网,你就看电视,要不然你去外面走走。”

大漠孤狼说:“那我去后院看看。”

“行,去吧。”

大漠孤狼站在后院,仰头看着高大的白桦树,想起了r国。

在r国有很多白桦树,以前他和山岛美惠子去上学的时候,要走一条长长的公路,公路两旁栽满了白桦,前后都没有人的时候,美惠子会悄悄牵起他的手,在白桦林里静静地走很久,直到快到学校了才松开。

现在,那条公路还在,那些白桦树也还在,美惠子却不在了。

想起r国,他就想起了养母。

从小到大,养母是唯一真正关心他的人,每天上学的时候,养母把他送到门口,看着他蹦蹦跳跳地走远。

放学回来的时候,还在很远,他就能看见白桦林尽头养母张望的身影。

养母不是他的亲生母亲,却给了他比生母还要多的爱和关怀,他从养母那里得到的温暖,让他保持了善良的本性,没有被田野纯一郎打磨成真正的恶魔!

养母为了让他知道自己身世的真相,告诉了他所有的秘密,她自己却遭了毒手!

大漠孤狼的眼睛里含满了泪,在心里暗暗发誓:娘!儿子一定要为您报仇,谁害了您,我不会放过他!

大漠孤狼仰头看着白桦树发呆的时候,龚薇薇站在窗边看着他发呆。

她觉得,大漠孤狼的身影帅得让她想要尖叫,而他沉思的侧脸又令她眩惑得几乎窒息。

这个男人的每一处都让她心动,虽然他不爱说话,没有幽默感,不像别的男人那样会讨

女孩子的欢心,从没有给她买过什么礼物,感谢的话都吝啬得不肯多说几个字……

她似乎找不到他有什么优点,但他就是吸引了她!

他总是一脸深沉地发呆,一脸深沉地坐在那里默默沉思,她觉得他是忧伤的,是寂寞的,一个忧伤又寂寞的男人,总是很容易打动一个年轻姑娘的心扉!

这是一个怎样的男人?他有着怎样的故事?恋爱过吗?结过婚吗?有妻子儿女吗?有父母吗?

龚薇薇虽然取笑大漠孤狼是处男,她心里却不认为他真的还是什么处男,三十岁的男人还是处男,当真会笑掉人家的大牙。

但她那样取笑他都没能套他说出真话,她就觉得他肯定是有故事的人,他不说也许真的失忆了,也许是因为有他不得已的苦衷。

她想像他一定遭遇过很大的不幸,要不然为什么会昏迷在河里,又为什么双腿受伤?又为什么几个月前就在龙江镇医院住过院?

他身上有太多太多的秘密,也许更多的是伤心事,所以他不肯说出来,而她也知趣地不敢追问。

追问人家不愿意说的伤心事,是在他的伤口上抹盐,龚薇薇知道厉害关系。

大漠孤狼发了很久的呆后,情绪慢慢平复下来,缓步走到花坛边,看着葱子里面几棵野草,伸手轻轻拔掉了。

然后他仔细找里面的每一苗野草,只要发现了,就毫不留情地连根拔起。

一边扯草,他一边在心里想,如果以后自己也有这样一处院落,他一定要学龚薇薇的父母一样,弄一块土地,不种花种草,就种菜,种葱葱蒜苗。

薇薇她奶奶说得对,自己家种的菜,不用化学肥料,不打农药,是纯天然纯绿色的好东西,吃了干净卫生。

以后年纪大了,侍弄蔬菜还能修身养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