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光盘!不用猜我也知道那就是传说中的宇光盘,能够自由穿梭时空,自由前往任意位面,任意年代的神器!

有了宇光盘,有了盘古弓箭,我总算是拥有能够与将臣硬碰硬的本钱了,只不过这两件神器,貌似都只是一次性用品!

“看来,我小看了那个僵尸王!”当盘古墓从我眼前消失,将臣的声音骤然出现在我身后。

我骇然转身,就看到将臣施施然从天际缓缓降落到我跟前几米远的地方,一脸淡然自若的表情看着我,似乎对我手持盘古弓箭,没有丝毫忌惮。

肯定是在装!将箭矢搭在盘古弓上,让箭矢对准将臣,我便准备拉开盘古弓。

“你以为,你拉的开?”将臣吃吃笑着,看着我用弓箭对准他,依旧还是一副无所畏惧的表情,我心头一阵愤怒,暗想我难不成一把弓还拉不开!可手上一用力,这才感觉到不对。

盘古弓的弓弦并没有像我预料当中应声拉开,我几乎都快把吃奶的劲道使出,可盘古弓弓弦依旧纹丝不动,仿佛本身就是这样,根本拉不开一般。

“盘古弓,非盘古族人不能开启。”将臣像是在跟我上课一般,缓缓说道:“常大牛,你该不会以为你自己是盘古神族吧?”

我心头一阵紧缩,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这该死的血脉说,什么狗屁玩意儿,非要盘古血脉才能拉开这破弓,那刚刚僵尸王干嘛不跟我说?

难不成我要用宇光盘?可是宇光盘怎么用呢?我现在突然发觉自己手里拿的,竟是两件废物。

“好了,一切都结束了!”将臣看着我,淡淡笑着:“常大牛,臣服于我,或者死,你自己选,我给你最后的机会。”

“女娲死了?”我皱着眉头看向将臣,“你准备一直留在这个世界里?你不打算回去了?”

“回去做什么?那个世界已经崩溃,现在的世界,只有我一个无敌的存在就够了。”将臣意味深长着冲我说道。

“这么说,一直以来,其实背后都是你在布局?”我试探着冲将臣问道,“龙辉煌,曹刚,女魃他们,其实都被你利用了?”

“谈不上利用,大家各取所需,只不过我比他们知道的多一些罢了。”将臣现在在我眼里变得越来越恬不知耻了!

“那白泽为什么知道还会帮你?”我现在想要搞清楚一切事情真相,反正现在左右都是个死,死之前,我一定要把这一切都给弄明白。

“白泽其实就是我的分身!”将臣吃吃笑道:“这个其实很容易想通的,我可不仅仅只是将臣!”

听到将臣这么说,我突然反应过来,将臣确实不仅仅只是将臣,他身体里面,还住着一个域外天魔,以天魔的特性,弄出一个分身来,那是再简单不过了。

感情将臣一早就把局都给规划好了,他躲在暗处给白泽拉声势,然后白泽成为明面上的他,他自己当坏人,好人坏人都给他做了,所有人于是全都被他给骗了。

“做这么多,就只是为了自己控制一个剧情世界,将臣你难道就这么点追求?”我忍不住问出自己一直都想问的一个问题。

“我其实很知足。”将臣说了句让我不敢相信的话,他会知道知足!他知道什么是知足吗?就他刚刚的表现,他知足?鬼才相信他吧!

“不相信是不是,没关系,臣服于我,或者死,成为我的信徒,或者变成鬼,你自然就会相信,我说的都是真的!”

赤裸裸的强盗理论!我对将臣已经无语了,现在除了跟他拼命,我已经完全不再想跟他说任何一个字。

这样无耻的家伙,我还真的是第一次碰到,原本我以为这世上只有人最无耻,可是我没想到,眼前这个等若神一般存在的家伙,竟然比人更加无耻!

“那么现在,告诉我你的选择,臣服或者死!”将臣开始缓缓朝我走来,看着步步紧逼的将臣,我心头突然涌出一股从未有过的斗志。

“死!”我愤然咆哮出声,搭在弓弦上的手奋力向后拽动,将臣看到我这样,下意识站定,但是看到我手中弓弦依然纹丝不动,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接着拉,我看着你拉!”将臣甚至直接走到我正对面不到一米的地方,让弓箭就这么对准他自己。

“我给你机会,要么你拉开工杀死我,要么我数十声,要是我数完之后,你没拉开弓,那么就是你死!”将臣的声音里充满冷冽,我知道这恐怕是我最后的机会了。

但是怎么才能拉开盘古弓呢?难不成除了是盘古血脉的人之外,就没有能够拉开盘古弓的办法了吗?

血脉?我突然想到这个词,心头猛然发狠,再度用力拉动弓弦,而这时候,将臣已经开始数出第一个数字。

手中弓弦已经深深勒进了我的皮肉当中,我已经能够感觉到,我手指间鲜血已经开始顺着弓弦往下流淌起来。

就在此时,我只觉得手中弓弦忽然一震,原本死活都拉不动的弓弦,突然被我拉开了。

“四!”这时候将臣都已经闭上眼睛开始数到四了,他可能断定我根本就没有可能拉开弓弦,完全没有意识到,我已经将弓弦拉成满圆。

“死!”将臣的四字刚离嘴,我就咆哮出声,死字出口,盘古箭化作一团流光直接将将臣轰成了一团碎渣。

就这么死了吗?我茫然四顾,周遭刚刚还是情景世界的建筑,骤然一下子又变成了之前我碰到域外天魔的草原上。

域外天魔骤然见到我出现在她眼前,有些发愣,我这时候脑子里也是有些乱,用鲜血淋漓的手,把从刚刚情景世界里的宇光盘掏了出来,结果看到手上的血被宇光盘一下全吸收了。

我难道真的是盘古后裔?心中怀着狐疑,我将宇光盘抛向天空,大声喝道:“带域外天魔去他原来的世界!”

宇光盘在天空中划出一道银线,嗖一下来到域外天魔头顶,旋即一团荧光将天魔笼罩住。

域外天魔嗖一声就被宇光盘发出的荧光吸进盘中,旋即连同着宇光盘一起消失在夜色里。

我看着茫茫草原,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直到放出钟良,组成阵图回到我们原来的世界,我才相信我真的拯救了世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