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树朝他挥手,并作了个手势。

苏明安知道,那个手势的意思是“关闭直播”。

之前几天一直没时间和这人聊聊,现在倒是有了点时间了。

苏明安关闭了直播间,想看看吕树要主动和自己说些什么。

“十分钟,边走边说。”他看了眼系统时间:“时间拖得越久,我越怕那群被抓起来的人出现暴动。”

“我在一本书上曾经看过一段话。”吕树说。

苏明安看着他。

“——只有当人类相互间产生依赖,并且有相互的需求将他们联系起来后,奴役关系才能形成。”吕树说。

苏明安愣了片刻,而后用着一种全新的眼光注视着吕树。

“这就是你想了十多天想要和我说的?”

“现下的一切规则,似乎都是为此迈步的。”吕树说:“人们的依赖在越来越明显,对于榜前玩家亦是,对于第一玩家更是。在他们不知道权重占了多大的情况下,他们会下意识相信积极的一面,相信能为全体人类争取进度条的你能够站到最后——他们在依赖着你,哪怕因此有着很多细碎的言语出现,那也是你被绝大多数人看见且信任的证明。”

“……所以,你是在安慰我?”

“不,我是在说实话。”吕树说:“苏明安,你是个好人,为了引领绝大多数人,让他们依赖于你,信仰于你,相信你绝对不会失败——这对你的完美通关绝对有帮助。你无需在意其他人怎么想,因为你是绝对的未来。”

“任何人都需要评议,无论是否接受。”苏明安看着他:“听着这些言论与信息,哪怕绝大多数都是噪音,也有值得借鉴的地方在。站在这么高的位置上,并不意味着我需要与所有人脱节——那只会让我离着这些人越来越远。”

“其次。”他摇了摇头:“并非带领他们,便需要奴役他们——吕树,虽然看得出来,你的这些话经过了精心准备,但我还是要说……谢谢你,但你还是什么也没懂。”

他说着,跟上一旁的辉书航。

吕树在原地站了片刻,而后很快跟上了他。

“我的意思是……”吕树说:“有些事情,如果你不方便出面,我可以代替你去做。”

“什么?”

“对那些人下手。”吕树说:“你没有必要去面对那些人愤恨的目光——他们根本什么也明白。这种无聊的事,我代替你去做。”

苏明安转头,问辉书航:“那四百人现在在哪?”

“申戈里亚大山谷。”辉书航轻轻地说:“因为平地围着不方便,吾将他们赶到了一处山谷之间,三面都是高耸的山壁,仅留下一个豁口派人堵住,这样也会很方便。”

“——让我去面对这四百人。”吕树说:“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到我将他们的积分和道具都榨出来后,我再把这些交给你。”

“那么,你打算怎么做?”苏明安又转头问吕树。

碧色的螳螂,从吕树肩头跳动出来,他半垂眼睑,螳螂的刀锋于天光下闪着寒光。

“我很擅长用刑。”吕树说:“主动交出来还好,如果他们不肯的话……”

而就在这时,随着一路的行进,苏明安也看见了高耸的山壁,渐渐出现在视野里。

在合拢的山壁间,露着一处可供人们通行的小口,外面站着一圈士兵和几位穿着法袍的人,内里依稀可见行走着的玩家,有人跃跃欲试,有人相互交谈,似乎很想冲出去。

在频道聊天,苏明安也看见了,有许多人正在议论要怎么冲出去,从哪面突围,该怎么贿赂看守的npc之类……同时,也有很多对他的恳求,求他放过他们,不要让他们被清空实力。

而在进度条机制出现后,许多人更是央求,说可以贡献出他们的一部分积分,但不要就此把他们直接杀死,他们有的人还想保留一点实力参加下一次的副本,一身白板下场太危险了。

辉书航带着苏明安走到豁口前,几位穿着法袍的人注意到这边,立刻上来,一齐朝着他行礼。

“圣师。”

“圣师大人。”

“老师。”

有几个身上还穿着研究服,似乎是临时从实验室那边调过来的。

苏明安看到了一个身上还残余着能量波动的紫发法师,这据说是正军这边实力仅次于辉书航的统领级人物,一直负责安排圣启留下的后手。只是因为这帮玩家太过危险,又是圣师命令,他才被紧急调动过来。

在其他的世界线中,这位紫发法师几乎被穿成了筛子,几乎每个世界线的他都是玩家所扮演。

苏明安看着这帮恭恭敬敬的人,而后缓缓上前,伸出手。

他的动作缓慢,带着股从容不迫的味道,在所有人的视线中,他的手渐渐贴近了紫发法师的头,而后轻轻贴近他的太阳穴。

紫发法师的笑容微微一僵,而后,在这手指越贴越近的情况下,他不得不后退了半步。

苏明安笑了笑,收回了手。

“这个也抓起来。”他说。

……果然还是玩家。

除了那些暴露出来的,被赶进山谷的玩家,隐藏在统领中的没有暴露出来的玩家也很多。他只是伸手一个试探,就揪出来一个,怕这行恭恭敬敬对他行礼的人,也有着一些漏网之鱼。

辉书航立刻伸手,重压便要汹涌而出。

而下一刻,紫发法师口中瞬间爆发出一声“动手!”

似是经过了什么传音加持,那声音巨大,一瞬传遍整片山谷,而下一刻,原本显得有些懒散的玩家也瞬间从内里扑了出来,各色光芒星点般闪烁。

就连苏明安站立着的地方,都亮起了一个巨大的法阵,法阵色泽鲜红,光束将所有守在外面的人都笼罩在内。

苏明安就知道,四百人的力量没有那么简单,就算是一群乌合之众。当被逼到绝境时,又聚拢在一起,所形成的力量也是巨大。

他听到了系统判定声:

【受到(红级)束缚法阵笼罩,正在进行判定……】

【判定失败,精神<30点,受到完全束缚效果。】

鲜红的光芒一瞬如蛇一般攀附上来,血红的纹路迅速布满了他的全身,在看见一个【完全束缚:持续5秒,期间不可移动。】的debuff出现在血条下方时,他也看见了内里玩家极为兴奋的神情。

辉书航立刻要动手,但忽地,从山谷里面抛出一颗彩色的泡泡,还没等她周身的能量波动开来,那泡泡便像有了指向一般将她完全笼罩。

下一刻,她的神情间闪过错愕,空间的波动弥漫开来,随着泡泡的碎裂,她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

……强制传送?

苏明安发现,这帮玩家真是手段百出。

怪不得在其他的世界线中,就算是辉书航也护不住钦望。

而就在同时,那些原本恭敬的法袍人也同时开始背刺,各种攻击一瞬间袭来,还夹杂着各种看上去就是控制效果的光束。

……这些人,是真的像在打boss一样想干掉他。哪怕知道他身上肩负着那么多的进度也一样。

吕树皱了皱眉,他的精神点也没过30,面对着铺天盖地的能量光波,他同样不能闪躲,这对一个近战刺客型的玩家来说限制巨大。这群人也是明显考虑到他的存在。

“束缚成功了!”

“干掉他!”

“别,别杀!第一玩家身上东西很多的,他怎么对我们之前队友的,我们也怎么对他,把他身上的东西都搜刮出来!”

“——你们在干什么!怎么敢对圣师下手!”

“——住手!”

一群npc也明显吓坏了,他们根本想不到为什么会有人对无害的圣师动手,在被背刺时他们还没反应过来,而后便被各种限制技能限制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