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嚣的基地自然引起了城北军营中部队的关注,士兵好奇发生了什么,普通军官得知晓内情却一直没接到上头的命令,只能一边安抚手下士兵,一边向上级军官询问。

基地最高权柄在孙明手中,他是真小人自然也怕部队权力出问题造他的反,便将军营的五万部队划成了五个部分,每部分一万人,由亲信手下管理。

此时,五位亲信手下聚在别野里,看着空空如也的别墅和紧张不安的佣人保镖,皆是面色凝重。

孙明不见了!

在众多保镖的守护下,房间里的孙明不知道什么时候神秘消失了,这些废柴却连一点异样都没有看出来,还是他们联系不到人才发现不对。

最矮的陆六眯了眯单凤眼,盯着跪了一地的护卫和佣人愤怒道:“这么多人连一个大活人都守不住,真是废物!”

陆六一开口,众人赶紧求饶。

“大人恕罪啊!”

“我们守在门口,真的没有发现有任何人潜入啊。”

“大人...”

陆六却不为所动,转身叫道:“来人啊,先把他们抓起来看住啰,等寻回首领再从新发落。”

话音未落,外面跑进来一队士兵,将所有人抓了出去,瞬间房间里只剩下五个人。

五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两分钟之久,陆六嗤笑道:“得了,大家又不是刚认识一天两天的,都是什么德性大家心知肚明,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长相普通的章越笑道:“怎么个意思?老六你是有想法了?”

“懒得理你。”陆六鄙视了他一眼,转而对另三人道:“李加,张兴,王浩义你们三个什么意思?这儿就咱们几个,再学章越这犊子装蒜就没意思了。”

章越被骂有些不爽,想说什么又生生克制了下来。

这时,几人中年龄最长的李加开口了。

“孙...首领身为五级进化者身手是很不错的,却也不可能在这么多五级进化者保镖眼皮子底下独自离开而不被发现。

而且按照他谨慎的性格也没有理由在基地发生暴乱时离开。”

众人点头,谨慎是委婉的说法,其实就是孙明....很怕死,这个时候应该待在最安全的军营才是。

“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有更加强大诡秘的敌人出现,将其带走。再结合咱们得到的关于基地的情报来看,基地暴乱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有人在暗中煽风点火,推波助澜。”

“分析得不错!”陆六拍了拍手附和道:“神秘高手,部队,有组织的幸存者,显然幕后有只黑手在推动这一切,但是....这场危机对我们来说又何尝不是一个机会!

你们喜欢头上蹲着一个人?

反正我不喜欢!”

这话一出,李加四人齐齐露出了笑容,都说最了解自己的不是朋友而是敌人,平日里大家明争暗斗,彼此心里的小九九谁看不出来,只差一个人把话挑明罢了。

章越笑呵呵道:“老六你点子多,说吧,想怎么做,不过...孙首领下落不明,也别太激进哈!”

“就特么你最怂!”

陆六笑骂了一句继续道:“其实也简单,咱们以静制动。根据情报显示真正的敌人也就在一万左右,幸存者人数是多,短时间内却很难形成战斗力。

咱们派出部队把基地围起来,先别进攻,全力查找孙首领的下落,有了具体消息再决定下一步怎么走。

到时候真要有意外也好进一步采取措施!”

至于具体措施是什么,他没说,众人却心领神会,活着的首领才有号召力,孙明万一还活着,他们也不介意送上一程。

“不错,这样子最稳妥!大家回去准备吧。”

众人点头表示赞同,然后微笑着离开了别墅。

而此时,几人讨论中的孙明已经飞越了基地,出现在粮仓内。

砰~

萨维儿打开仓门,随手将染血的长剑扔到地上,提起孙明往粮堆上一扔。

余理还在继续存储粮食,五十个令牌已经处理完,粮食却还剩下一半,他便再次买了五十个军帐,此时还剩下二十个没弄完。

一边弄一边问道:“外面情况怎么样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