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塔内,田二牛和姜亮正在一处处慢慢的搜刮,将整个城堡底都翻了起来,同时也是不断的审问那些贵族、大臣、王室成员等等。

对于大明人来说,以前和英格兰人之间并没有什么恩怨,不至于说要杀光了这里的人才甘心,来这里自然是为了大明的利益。

而大明的利益无非就是金钱和土地,留着亨利七世以及诸多的贵族、大臣等等还是很有用的。

然而在伦敦塔外,在伦敦的大街小巷之中,西班牙人却是红着眼睛,他们展开了血腥的杀戮和报复。

“杀!”

卡尔斯特挥舞着手中的宝剑,指挥着西班牙军队在一处大街上展开了屠戮。

如狼似虎一般的西班牙士兵狠狠的砸开了一处处房门,将男人当场杀死,将女人给抓起来,将所有能够看到的东西都抢的干干净净,到了最后还不忘烧一把火,将所有的一切都烧的干干净净。

如果这个时代最讨厌英格兰人的那一定是西班牙人,其次就是葡萄牙人,当然了,苏格兰人和爱尔兰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一直以来英格尔都在支持海盗,英格兰王室甚至于还公开支持海盗,支持海盗抢劫西班牙的船只,洗劫西班牙沿海的港口和城市。

特别是去年年初开始爆发的战争,在击溃了西班牙海上力量之后,英格兰海盗更是猖獗无比,他们不断的往来比斯开海湾沿岸的西班牙港口和城市,将男人杀掉,欺辱西班牙女人,再将她们贩卖给中东的阿拉伯人。

靠着这一系列的海盗行迹,英格兰海盗在去年打发战争横财,西班牙沿海地区遭到了沉重的打击,很多港口和城市甚至于都变成了死域。

长久以来对英格兰的恨,让西班牙人在伦敦这里上演了大屠杀。

一万多西班牙士兵将整个伦敦给牢牢包围,划分成一片片区域,然后有计划的在一片片区域这里展开屠杀。

成群结队的人被西班牙士兵从一栋栋房屋之中驱赶出来,男人和女人分开,接着男人被无情的屠杀,女人则是被西班牙士兵当成了奴隶一般,私人物品一样的对待。

“哈哈,杀光这些英格兰海盗!”

阿尔梅达肆意的大笑,手里面搂着两个贵族少女,用力的在她们身上抓,让她们痛的只掉眼泪,却是不敢有丝毫的拒绝和挣扎。

他太享受这样的感觉,征服者的感觉。

和他差不多,西班牙斗牛士们犹如发情的公牛一般,不断的在一处处房屋之中搜寻,随处都能够听到女人的尖叫声,孩子的哭喊声,也能够看到一具具男人的尸体。

一个个西班牙斗牛士,每一个人的背上都背着一个包裹,里面装满了从一处处房屋之中搜刮出来的值钱的东西。

金银珠宝、油画、瓷器,甚至于连女人的衣服都没有放过,实在是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抢的,英格兰海盗的穷是出了名的。

西班牙人都比他们有钱,但既然当了强盗,那自然是不可能空手而归的,多少也是要带一些东西回去的。

泰晤士河畔,西班牙人设立了一处断头台,大量的英格兰人被集中到了这里,成批、成批的被杀,然后尸体就这样简单的丢进了泰晤士河当中。

因为杀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以至于泰晤士河河水都被鲜血所然后,整个河面都漂浮着数不清的尸体。

到处都冒着滚滚的黑烟,一处处知名的地点遭到了重点的照顾,要么毁在了炮火的轰击之下,要么被西班牙斗牛士给烧的干干净净。

相比之下,大明士兵控制的伦敦塔以及周围的区域就显得好多了,投降的英国人并没有被杀害,而是被绳子绑着,绑成窜。

嗯,他们将会被当初奴隶贩卖到黄金洲去,现在大明的奴隶还挺值钱的,一个奴隶值几十两银子,这可是一趣÷阁不菲的收入。

“西班牙人都杀红眼了。”

伦敦塔城堡的高处,姜亮、田二牛正在用望远镜观看伦敦城内所发生的一切,看到西班牙人在不断的进行大屠杀,田二牛也是忍不住微微摇头。

尽管田二牛也是杀过了很多人,但田二牛并不喜欢搞这种大屠杀,相比之下,他还是更喜欢将这些人当奴隶贩卖,换成银子不香吗?

非要落下不好的名声又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好处才好?

“你可能不知道西班牙人和英格兰人之间的恩怨。”

“英格兰人被称为海盗,他们最喜欢劫掠西班牙人的船只,而西班牙人要是落到了英格兰的手中,从来都没有什么好下场,这就是为什么西班牙人要屠城的原因了。”

“历史上的恩怨太深了。”

姜亮想了想说道,他对欧洲这边的情况算是比较了解的,各个国家之间那基本上都是一地鸡毛,恩怨都不少。

“管它呢,反正不是我们的干的,即便是史书记载也只会说西班牙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