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重明进宫之后先是在紫宸殿外候着。

今日是早朝的时候,所有的官员都在大庆殿和皇上开会呢。

都到西华门口了,廉康的这儿子却想逃跑,他被逼无奈将其杀了,实在遗憾,此事虽然不是赵肃非要个活人,但是在皇帝面前办事,往往需要的是尽善尽美。

约莫过了午后,李公公才急匆匆的赶过来,说皇上去了陈昭仪那里,现在正在用膳。

引王重明到紫宸殿里的偏殿休息。

这时候,王道长自袖中把清单拿了出来。

老太监看了一眼,不由一愣:“哎吆,王大人,您这,缴了这么多?”

“哎,是啊,”

“哎呀,这可得费功夫啊!咱们快点,皇上还等着老奴伺候呢!”

说着,李公公从一旁的柜子里取出相同的折子,然后准备研磨笔墨:“给你说呀,这封箱不要按顺序来,一标顺序可就麻烦了!现在没办法,只能如此了!第五十七箱和五十六箱就不要报了,先送你屋里去。那个……”

王重明轻轻拍拍李公公,递给他一张银票:“李公公,这个,”

“啊?”

一张三万两的银票……

“这个廉康真是太贪了!”

说着李公公将这银票收入袖中,对着王重明笑眯眯的说道:“哎吆,王道长,费心了,没想到廉康这么能贪!”说着他把准备好要写的新折子又放回了柜子里。

王重明老实的说道:“这是从廉康儿子身上搜出来的,是笔大数目,其实,本来是为公公你准备了这一份。”

说着王重明取出一张两万两的银票来,说道:“剩下的都是金银珠宝,不便携带,贫道又忙于案件,实在没空整理,所以……”

“哎吆,多谢王道长!”李公公又把这两万两照单全收,而后笑道:“咱家明白了,王道长您这是自己不拿啊!”

“说到这个,其实贫道是想等皇上看过之后,求皇上把那几本道家典籍赏赐给我!”

“哦!”

李公公恍然大悟,算是明白了,王重明就没有贪啊!不由龇牙一笑:“王道长,咱家倒有一句话相送!”

“哦?李公公请说!”

“你就是抄一座金山来,在皇上的眼里,这金山的犄角旮旯里那也不是空的!”

王重明微微一笑:“多谢李公公提点,只是贫道乃求道之人,一心向道,其余都乃身外之物!”

这个老太监自然不懂,倒也不勉强,毕竟,他那份有了,你王重明拿多拿少都不关他的事。

“有件事,给你打个招呼!”

李公公左右看看,随后凑近王重明说道:“皇上准备去云州微服私访,选你做钦差大臣查办卢炳忠的案子,一同前往云州!”

“哦!”对这个王道长像是没什么概念,只是象征性的点了点头。

李公公继续说道:“皇上选了端王监国,何丞相和文阁老辅政!所以,这次出去的时候,抽调的是蓝营的人,由你调度!”

“啊?我调度?”这下才感觉事情大了!

蓝营,那可是虞世基的部队,叫一个不姓赵的外人去调兵,这恐怕是朝廷的大忌吧?

见王重明有些局促,老太监给他解释:“王道长放心,这一次出去不光是为了寻求长生不老之术,皇上啊,还有另外的心思,你只管听命行事,如果京城有什么变故,你就要举兵立刻进京!”

后面的话,李公公没有明说,但是王重明却已然明了。

“无上天尊,贫道本来只想做个求道之人,视降妖除魔为己任,怎料进入朝廷却……哎!”

“王大人,到哪都能降妖除魔,朝廷里也是一样的!说不上,有些人不就是被妖怪迷惑吗?”

“无量天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